唐残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当成都城内再度到来新的一天,随着难得现晴的斑驳阳光透射进内室之际。胡子已经从灰白逐渐变成雪白的神武统军、行在右护军使、检校司空,彭城县侯刘巨容,也慢慢的在年轻侍妾的娇嫩身体上慢慢的醒过来。然后,他又用了好一阵子的摸索,才完全恢复了对于肢体的知觉。

  自从他镇守的山南东道在太平贼的全力攻势之下土崩瓦解,唯一的儿子刘汾失踪在了战阵之中,而不得不流亡寄寓于剑南三川的行在之后:他也重新修炼起来早年师从的知名道士,闻名武宗至宣宗朝的罗浮山人轩辕集,所传下来的服气法和房中术。

  一方面固然是想要延年益寿以壮体魄,另一方面试图再生一个骨血以续宗祀;因此,在蜀地的这些年下来,他的后宅之中已然充斥着双十之数的年轻妾侍。其中既有他人赠与的歌伎舞姬,也有富室大家的良媛之选,更有旧日官宦、臣属的妻女。

  毕竟,这些年蜀地的患乱不断,身在其间不知道多少人横死枕籍,又不知道多少高门巨室、富户显宦灰飞烟灭或是家破人亡。而身在其中的女子却又是最为惨不忍言的一个群体。因此,刘巨容也不吝敞开胸怀,给这些依然无处可去的可怜人,在后宅力聊以栖身一席之地。(虽然其中个别人的父兄,是他亲自下令或是负责监押着送上黄泉路的)

  然而,不知道是否是年岁渐高的缘故,还是早年身为武举出身的徐州武宁军军校,先从庞勋后归朝廷,再平王郢之乱的过程当中,没有怎么约束部曲而杀伤过多伤了阴德。虽然这些年他已经很努力耕耘于床帏,但是依旧是毫无所出。

  而随着时光的流逝,虽然刘巨容在床第上依旧雄风犹在而老当益壮,每天依旧可以胃口甚好的吃米肉半斗,饮酒数升;翘关扛鼎,拚射壶博的日常操练技艺也没有落下多少,但是私底下每天睁开眼,依旧可以感受到精气神在这副皮囊之中的慢慢流失。

  这也更让他暗中格外的在意,而在日常公务之外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,加倍的勤修不堕;甚至开始服用青城山南天师道正一派外丹法的药饵了。当然了,这也导致他在大内奉驾的时间进一步减少,乃至隔三差五的频频告假在家闭门养病/修练。

  但是因为他入蜀之后的生活起居“极其素简”,尤其是相对于另一位来自江东富华之地,既擅于敛财和弄钱也交游广阔,而以慷慨大手笔著称的“八面使君”周宝而言,简直就是深入简出的另一个极端。

  除了喜好收纳妇人之外,就再没有其他多余的偏爱和嗜好;也不喜欢歌舞声色、车马器服的奢适享受,而宁愿躲在营盘力检点操行;除了例行收受的奉纳和赏赐之外,也未尝刻意结交和往来其他的重臣、权贵,而被视为少有的孤臣、纯臣榜样,而依旧甚得圣主信重。

  再加上近些年战患终平,而他所奉驾的圣主也表现出了发奋勤政,励精图治的迹象;于是他们这些手掌禁内机要的大将,自然也就越发的闲淡无事,而有所上行下效的荒殆和疏慢起来了。直到小半年前天子决意响应在西北奔走的郑相公,发起了收复关内两京的北伐大战。

  然而,行在中的精壮健儿固然被抽调走了大半数,但是代为天子“御驾亲征”的领军人选,却依旧还是没有他们这两位左右护军使什么事情。因为他们实在是上了年纪了,不便再奔波戎碌于行伍军阵了,要是在阵中有个好歹那真是“兹事体大”了。

  因此,那位圣主还是更加相信和指望,当初西山之变当中拼死救驾有功的宋文通,如今已然改名为李茂贞为代表更加年轻力壮的新锐军将;或又是王建为首跋涉千山万水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唐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给女神当赘婿只为原作者猫疲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疲并收藏唐残最新章节